当前位置: 首页 > 专题 > 2019中华经典吟诵大会研讨会 > 专家论文

《诗经》的吟诵

2019-08-30 09:38:00  作者:魏嘉瓒 朱光磊  来源:中国孔子网

《诗经》是国第一部诗歌总集,绝大多数是4个字一句,因此又称作四言诗。

在唐文治的吟诵录音里,《诗经》共有5首:《唐风·鸨羽》《大雅·卷阿》《小雅·棠棣》《邶风·谷风》《小雅·伐木》,现以其中4首的开头四句为例,基本调式是1

 

1 

一、《诗经》吟诵的基本规律

这种调式的基本规律是:四言一句,四句一个旋律,尾腔为2 2 2 2 2 3 6 5 ——2

2

 

学会了这个调式,就基本上学会了《诗经》以及相关四言诗的吟诵,就可以用这个调式吟诵《诗经》的所有篇目,有一些篇目只需稍作变动即可。这就叫一调多诗,套调,套吟,复制式的吟诵。一调多诗是吟诵的一个普遍规律。一首诗一个调子的吟诵调,如同给歌词谱曲一样,一定不是传统的吟诵调,甚至不能称之为吟诵调。古人通读《诗经》《唐诗三百首》等,一定都是一调多诗,都是套调的。

其实,戏曲也都是套调、一调多戏的。如京剧的曲调常用的就是西皮和二黄曲调。一般的说,西皮的腔调比较高亢、激越、明快、流畅,西皮腔适于表现慷慨激昂、热情奔放的感情。象《锁五龙》单雄信押赴刑场,《击鼓骂曹》弥衡痛骂曹操,《断桥》白素贞逃出金山寺的悲愤急切情绪,《打渔杀家》萧恩怒打教师爷等情节,都是采用的西皮曲腔。二黄的腔调比较深沉、浑厚、稳建、舒展。所以,二黄腔则善于表现忧郁悲怆、含蓄而深沉的感情。如《二进宫》徐延昭、杨波忧郁进宫,《贺后骂殿》贺后质问赵光义,《文昭关》伍子胥月夜忧叹等,都采用了二黄曲腔。现代京剧《沙家浜》中阿庆嫂唱的风声紧,雨意浓”用的是二黄慢三眼,古装戏中也有不少用这个曲调。

除上面所举的西皮、二黄变化来的西皮、二黄反调之外,属于西皮类的还有“南梆子”,它的曲调较为缠绵委婉,表现感叹或欢畅的情绪,如中虞姬巡营中所唱的见大王在帐中和衣睡稳,我只得出帐外且散愁心中鲤鱼仙子所唱的兴波浪离水府忙把岸上,观看这人间的美好风光。”属于二黄类的,还有“高拔子”和四平调两种曲腔。高拨子的曲调高亢挺拔,多用于人物心情焦灼和急切情绪。如《盗仙草》白素贞为救许仙涉险盗草,《徐策跑城》老徐策急切上殿保本的情景,都是用高拨子演唱的。四平调的旋律和节奏,比较舒展跳跃,可在悲喜两种情绪中使用。用于欢悦情绪的,如《乌龙院》中宋江所唱的“宋公明打坐乌龙院”唱段;用于惆怅伤感的,如《贵妃醉酒》中杨玉环所唱的“海岛冰轮初转腾”的唱段。

苏州评弹的曲调大致有:令令调、邋遢调、山歌、海曲、夜深沉、耍孩儿、银绞丝、金绞丝、点绛唇、乱鸡啼、赏宫花、剪剪花、南无调、文书调、海沦调、费家调、离魂调、小九连环、滚绣球、湘江浪、端正好、锁南枝、大九连环、雨加雪、九转三回谓、一曲百唱。

越剧的曲调大致有三大类:第一类是“四工腔”。它是F调,胡琴定弦6-3。它的特点是单纯、明快,有跳跃性,听起来如潺潺流水在山涧流淌。如《西厢记》中的“闹简”和“赖简”两场,《盘夫》中的一些唱段等。 第二类 是“尺调腔”。它是G调,胡琴定弦 5-2。它的特点是旋律下行,节奏舒展,风格委婉细腻、柔和深沉,有较大的可塑性和浓郁的抒情性,适合于表达复杂的内心活动和悲伤、缠绵、沉思、忧虑的情绪,因而在塑造人物音乐形象时有多种功能,更有戏剧性。第三类是“弦下腔”。属于D调,胡琴定弦1-5。适于表演悲愤激越的情绪,如《梁祝》中的“山伯临终”,《祥林嫂》中“风满天、雪满地”,《红楼梦》中的“宝玉哭灵”等各种戏曲也都是不多的曲调中套调来演唱的。

 

二、《诗经》吟诵需要把握的要点

 

 

)分低调和高调

6 6 1 3  5—”是低调,“2 2 2  1  1—”是高调。即四句中前两句是低调,后两句是高调。因前两句相同,后两句相同,实际上四句的吟诵只是“6 6 1 3  5—”“2 2 2  1  1—”两个旋律。最后一句只是因为要拖尾腔,增加声韵美,所以才由“2 2 2  1  1—”变成“2 2 2  6 5——”。

 

)每句都拖腔

一般是一、二、三句拖一个节拍;第四句为尾腔,拖得要长些,大致可相当于一、二、三句的一倍;全诗结束时的拖腔,视感情需要和吟诵者的兴致,可适当任意延长。

 

)回环往复地吟诵

《诗经》的结构形式多数是四句表达一个完整的内容,形成一个语意单位,然后以复沓的形式反复咏唱。同样,吟诵时,也应该是按照这种四句为一个旋律的调式反复回环地吟诵。只是有时为了协调音韵美,要做一点小的调整。 

三、《诗经》吟诵的变通处理 

有些诗不一定都是四句为一个层次内容,即句子数并不是都四句的倍数,也不一定都是4个字一句,吟诵时如果还是按照四言一句,四句一个旋律的办法吟,就有可能破坏诗的内容层次,乃至造成对诗的错误解读。遇到种情况,就需要在保持总体旋律韵味的前提下做出适当的变通处理。

首先就要通读全诗,弄清它的层次结构和押韵变化,看其是不是都是四句一个层次,是不是每句都是四个字,有时还要看诗的感情语气然后确定分成几个吟诵旋律和怎样吟诵得声韵更协调、好听。如唐老夫子吟诵《大雅·卷阿》开头一个层次就和基本调式不一样,而是:

3 3 2 1 1—2 2 2  6 56 6 1 3 56 6 1 3  52 2 2  6 5——

有卷 者阿  飘风        岂弟  君子  来游   以矢       

但是总的旋律和基本调式没有变化。许多《诗经》篇目的吟诵都需要根据具体情况做出类似的变化。

现对不同句数、字数的《诗经》篇目的具体吟法加以阐释。

 

)不是四句层次结构的吟法

除了四句、八句、十二句“四”的倍数句构成相应的层次之外,还有两句、三句、五句、六句、七句等为一个内容层次的。对这样不同的层次结构,就应该有不同的吟诵处理,如:

两句:

《周南·??》:“采采?苡,薄言采之。采采?苡,薄言有之。采采?苡,薄言掇之。采采?苡,薄言捋(luo)之。采采?苡,薄言?(jie)之。采采?苡,薄言?(xie)之。

诗的内容基本上是两句一个层次,然后复沓。吟诵时就以低调或高调两句、两句地吟诵下去,最后一句以尾腔拖音结束。

三句:

《召南·甘棠》:“蔽芾甘棠,勿剪勿伐,召伯所茇(ba)。”第一句用低调,二、三两句用高调,高调尾腔结束;也可前两句用低调,第三句用高调。

五句:

《召南·小星》:“?G(hui)彼小星,三五在东。肃肃宵征,夙夜在公。??(shi)命不同。

五句的吟诵,又可以有几种不同的情况:

1.前四句基本调式吟诵,第五句高调尾腔结束。

2.前四句全部低调,第五句高调尾腔结束。

3.对五句诗的层次作具体分析,有可能是一、二句一个层次,三、四、五句一个层次;也可能是一、二、三句一个层次,四、五句一个层次。如是这样,则要依据两句或三句的吟诵方法来吟诵。如《召南·江有汜》:“江有汜,之子归,不我以。不我以,其后也悔。”就是前三句一个层次,四、五两句为一个层次,因此吟诵方法就有所不同。

六句:

《邶风·谷风》:“就其深矣,方之舟之。就其浅矣,泳之游之。何有何亡,黾勉求之。”前四句依基本调式吟诵或者前四句都是低调,五、六两句以高调吟诵结束。

七句:

《唐风·鸨羽》:“肃肃鸨羽,集于苞栩,王事靡?(gu),不能艺稷黍。父母何怙?悠悠苍天!曷其有所?”前四句依基本调式吟诵,第五句低调,六、七句高调吟诵结束;也有可能前三句一个层次,后四句一个层次,要视情况确定吟诵的旋律。

九句:

《郑风·溱洧zhen wei》,前四句一个层次,一个旋律;后五句一个层次一个旋律。五句中前四句低调,最后一句高调结束。开头七字句用低调。

6 6  6 6 1  3 3  56 6  6 6 1  3 3  52 2 2 1 1— 2 2 2 6 5 ——

溱与 洧方   涣涣 兮士与  女方  秉?   女曰 士曰      

 

6 6 1 3 56 6 1  6 6 1 3 56 6 1 3 56 6 1 3 52 2 2  6 5——

且往  观乎 洧之外  洵? 且乐  维士 与女 伊其  相谑 赠之     芍药

(?xu)

十句:

《卫风·氓》:“及尔偕老,老使我怨。淇则有岸,隰则有泮。总角之宴,言笑晏晏。信誓旦旦,不思其反。反是不思,亦已焉哉。”前八句依基本调式吟诵,九、十两句,可用高调,也可用低调。此处宜用高调,表达女性的愤怒和决绝。

2 2 3 3 3 2 1  1—  2 2 2  6 5——

反是     思, 亦已       哉。

十一句:

《豳风·七月》:“七月流火,九月授衣。一之日?(bi)发,二之日栗烈。无衣无褐,何以卒岁?三之日于耜,四之日举趾。同我妇子,?(ye)彼南亩,田?至喜。”像这样较长的内容层次如何吟诵?要注意两点:一是,先细分一下小的层次,然后按两句、三句、四句、五句、六句的旋律吟诵。二是,根据感情、韵律美的要求决定哪些用低调,哪些用高调,什么地方拖尾腔。这样长的层次,很难有一成不变的吟法,需要根据总的旋律要求,自由发挥。这十句,可以一、二、三、四句一个层次,五、六句一个层次,后五句一个层次。

 

)不是四言句式的吟法

除了每句四字之外,有的诗句是两个字、三个字、五个字、六个字、七个字乃至九个字、十个字等,都需要变通的吟诵。

两字句:

独立的一字句在《诗经》里没有,两字句也极少,只有一两处。如遇到两字句,只要看看和上下诗句的关系,按低调或高调顺一顺、带一带吟出,把四句变成三句就可以了,如《小雅·祈父》“祈父,予王之爪牙。胡转予于恤,靡所止居。”吟成

6 6  6 6 1  3  52 2 2  1  1—  2 2 2  6 5——

祈父 予王之  胡转予   靡所       

也可以“祈父”慢一点,当成四个字吟诵:

6 6 1  3  5

       

三字句:

以《周南·螽(zhong)斯》为例:

6 6 1  3  5—  6 6 1 3  5—   2 2 2  1  1—  2 2 2  6 5——

                宜尔               

正常情况下6 6 1”“ 2 2 2”音节是两个字占一拍,现在“螽”“诜”“振”则是一个字占一拍。(诜shen。诜诜,和集貌。)

五字句:

以《邶风·式微》为例:

6 6 1  3  5—  6 6 1 3  5—   2 2 2  1  1—  2 2 2  6 5——

式微              微君      胡为乎    

正常情况下是2 2 2”两个字占一拍,现在“胡为乎”三个字占一拍。

六字句:

以《邶风·北门》为例:

6 6 1  3  56 6  6 6 1 3  52 2 2 1 1— 2 2  2 2 2  6 5——

王事     政事 一埤   我入 自外   室人 交遍       

在正常的四个字旋律前加上两个音节。(埤pi,增加。)

七字句:

以《?风·桑中》为例,前四句是“爰采唐矣,沫之乡矣。云谁之思?美孟姜矣。”这四句依本调式吟诵,后三句吟诵,第一句低调,二、三句高调:

6 6 1  3  52 2 2 1 1— 2 2 2  2 2 2  6  5——

期我乎桑    要我乎上官  送我乎 淇之        

 

)有时因表达感情的需要,在音调高低、节奏快慢上也会随机应变地有所变化

如唐文治吟诵的《唐风·鸨羽》3“悠悠苍天”都不是基本调式的“2 2 2 1 1—”,而是“3 3 2 1 1—  ”或“6 2 1 1”。这正是体现了吟诵的随意性。

 

《唐风·鸨羽》(魏嘉瓒吟诵记谱播唐文治录音、魏嘉瓒录音)

6 6 1 3  5—  6 6 1 3  5—  2 2 2  1  1— 2 2 2  6 5——

肃肃     集于     王事    ?  不能     稷黍

 

6 6 1 3  5—  3 3 2  1  1— 2 2 2 6 5——

父母     悠悠     曷其      

 

6 6 1 3  5—  6 6 1 3  5—  2 2 2  1  1— 2 2 2  6 5——

肃肃     集于     王事    ?  不能     黍稷

 

6 6 1 3  5—  3 3 2  1  1— 2 2 2 6 5——

父母     悠悠     曷其      

 

6 6 1 3  5—  6 6 1 3  5—  2 2 2  1  1— 2 2 2  6 5——

肃肃     集于     王事    ?  不能     稻粱

 

6 6 1 3  5—  6 6 2  1  1— 2 2 2 6 5——

父母        曷其      

 

《秦风·蒹葭》(魏嘉瓒吟诵记谱播魏嘉瓒和董蓓吟诵、朗诵混搭录音)

6 6 1 3  5—  6 6 1 3  5—  2 2 2  1  1— 2 2 2  6 5——

蒹葭      白露     所谓    在水       

溯洄      道阻     溯游    宛在     

蒹葭      白露   ??   所谓    在水       

溯洄      道阻     溯游    宛在      中坻

蒹葭      白露     所谓    在水        ??/font>

溯洄      道阻     溯游    宛在      中?b

 

《周南·卷耳》

采采卷耳,不盈顷筐。嗟我怀人,置彼周行。

陟彼崔嵬,我马虺?。我姑酌彼金?,维以不永怀。

陟彼高冈,我马玄黄。我姑酌彼兕觥,维以不永伤。

陟彼?矣,我马?矣,我仆?矣,云何吁矣。

 

《周南·葛覃》

葛之覃兮,施于中谷,维叶萋萋。黄鸟于飞,集于灌木,其鸣喈喈。

葛之覃兮,施于中谷,维叶莫莫。是刈是?C,为?为?,服之无?尽?/font>

言告师氏,言告言归。薄污我私,薄浣我衣。害浣害否,归宁父母。

 

《小雅·鹿鸣》

呦呦鹿鸣,食野之苹。我有嘉宾,鼓瑟吹笙。吹笙鼓簧,承筐是将。人之好我,示我周行。

呦呦鹿鸣,食野之蒿。我有嘉宾,德音孔昭。视民不?f,君子是则是效。我有旨酒,嘉宾式燕以敖。

呦呦鹿鸣,食野之芩。我有嘉宾,鼓瑟鼓琴。鼓瑟鼓琴,和乐且湛。我有旨酒,以燕乐嘉宾之心。

 

卫风·氓

氓之蚩蚩,抱布贸丝。匪来贸丝,来即我谋。送子涉淇,至于顿丘。匪我愆期,子无良媒。将子无怒,秋以为期。

乘彼??垣,以望复关。不见复关,泣涕涟涟。既见复关,载笑载言。尔卜尔筮,体无咎言。以尔车来,以我贿迁。

桑之未落,其叶沃若。于嗟鸠兮!无食桑葚。于嗟女兮!无与士耽。士之耽兮,犹可说也。女之耽兮,不可说也。

桑之落矣,其黄而陨。自我徂尔,三岁食贫。淇水汤汤,渐车帷裳。女也不爽,士贰其行。士也罔极,二三其德。

三岁为妇,靡室劳矣。夙兴夜寐,靡有朝矣。言既遂矣,至于暴矣。兄弟不知,?A其笑矣。静言思之,躬自悼矣。

及尔偕老,老使我怨。淇则有岸,隰则有泮。总角之宴,言笑晏晏,信誓旦旦,不思其反。反是不思,亦已焉哉!

 

《魏风·伐檀》

坎坎伐檀兮,置之河之干兮。河水清且涟猗。不稼不穑,胡取禾三百廛兮?不狩不猎,胡瞻尔庭有县?兮?彼君子兮,不素餐兮!

坎坎伐辐兮,置之河之侧兮。河水清且直猗。不稼不穑,胡取禾三百亿兮?不狩不猎,胡瞻尔庭有县特兮?彼君子兮,不素食兮!

坎坎伐轮兮,置之河之?_兮。河水清且沦猗。不稼不穑,胡取禾三百?镔猓坎会鞑涣裕??岸?ビ邢仞荣猓勘司?淤猓?凰剽纲猓?/font>

 

曹操《短歌行》(魏嘉瓒吟诵记谱播魏嘉瓒录音)

6 6 1 3  5—  6 6 1 3  5—  2 2 2  1  1— 2 2 2  6 5——

对酒  歌, 人生   何? 譬如    露,去日       多。

慨当  慷, 忧思   忘。 何以    忧?惟有       康。

青青  衿, 悠悠   心。 但为    故,沉吟       今。

呦呦 鹿  鸣, 食野   苹。 我有    宾,鼓瑟       笙。

明明  月, 何时   掇? 忧从    来,不可       绝。

越陌  阡, 枉用   存。 契阔    宴,心念       恩。

月明  稀, 乌鹊   飞, 绕树    匝,何枝       依?

山不  高, 海不   深。 周公    哺,天下       心。

责任编辑:李晓梦
文章、图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